花生常识网

支付宝为什么不怕我们欠债?

开心笨蛋

2021/7/22 23:21:00

支付宝为什么不怕我们欠债?

其他回答(2个)

  • 鲜活蚯蚓

    2021/7/26 4:52:47

    鉴于寄生虫图片很容易引起读者不适,所以本文只采取两张图片!

    为什么肉食动物吃生肉不怕寄生虫?

    寄生虫是指寄生在动物体表或者是体内的一种生物,它们依靠寄生宿主获取自身的营养物质,因为无法适应外界的环境获取所需要的能量,进而把目光瞄准在其他动物身上。以此获得生长所需要的能量。

    令人头疼的“敌人”

    进入宿主体内主要是通过水源、食物中蕴含的微小虫卵,进入动物体内,然后在满足孵化条件后,破茧而出,成为一个好吃懒做的寄生虫,常见的体内寄生虫有钩虫、蛔线虫、血吸虫、绦虫、班氏丝虫 、弓形虫病、贾第虫,它们多数生活在肠道型的寄生虫。

    体表寄生虫有疥癣螨、跳蚤、牛虱、白蛉等,主要依附在动物体表。可以通过药浴的方式根除体表寄生虫,至于体内的寄生虫,采取内服药物的方式杀死寄生虫,然后以粪便的形式排出体外。

    寄生虫就是一种非常无赖的“吸血鬼”,它们的寿命非常短,但是在有限的时间内,会大量的繁殖,所以说如果不采取措施,体内的寄生虫会一直靠着宿主的营养所维持着,而宿主则会日渐消瘦,营养不良,这一切的都是因为寄生虫的过分剥夺营养。

    甚至有些寄生虫更过分,铁线虫就是其中的一位,多寄生在节肢动物体内,把宿主(螳螂、蚂蚱)当做成长孵化器,幼虫长至成虫的时候,控制节肢动物寻找水源淹死后,然后再从体内钻出。

    大自然有很多神奇的地方,有寄生自然有共生,共生是典型的双赢。

    寄生的对立面——共生

    犀牛和犀牛鸟典型的共赢,犀牛看似庞大,体格雄大,其实在褶皱硬实的皮肤下面是较为薄嫩的皮肉,体表的吸血虫会钻进去,犀牛鸟此时会为发出示警信号提醒犀牛,“你身上有虫子了,赶紧让我看看”

    犀牛鸟飞到犀牛身上,啄食皮肤缝隙中的虫子,同时犀牛也会为弱小的犀牛鸟提供相应的保护。两者强弱结合,实现了共赢。

    这样的例子很多,但寄生恰恰相反。

    生肉有很多的细菌、寄生虫,百万年前,我们的祖先过着茹毛饮血的生活,直到学会使用了火,利用高温杀死肉中的细菌和寄生虫,减少了患病的概率。

    不过现在“生吃”肉类成为了一种高端生活的象征,比较著名生吃肉类有三文鱼,肉质十分细嫩、紧实,富有弹性,但是三文鱼是经过紫外线消毒,杀死体内的寄生虫和病菌,才允许流入市场,所以很安全。

    那么食肉动物是不是能够避免寄生虫进入体内?

    食肉动物也不是完美的生物,它们也会被寄生虫寄宿再体内,寄生虫属于一种慢性的疾病,轻则导致动物营养不良,重则死亡。

    寄生虫的主要寄生方式是以动物的食道,如果野生动物避免食用肠道是有一定机率避免被寄生。

    动物园内的食肉动物的生存环境相比于野外非常干净了,但是即使是这样,也无法避免寄生虫。

    曾经科研人员对多个动物园内食肉动物的消化道寄生虫进行调研,他们发现豺、貉、狐、狼、狮子、虎、豹、水貂、黑熊、棕 熊、小熊猫、浣熊的粪便中皆是含有寄生虫卵。

    这将意味着寄生虫是食肉动物的软肋,强大的狮子、老虎也无法避免,对此较好的解决方式便是定期除虫,不过此方式仅限于动物园内。

  • 抱抱楚

    2021/8/3 1:54:51

    交战的时候当然害怕铁路线被敌人破坏或者砍断了,胡宗南可以用实践行动向世人证明。上图是武汉会战部分作战示意图,左上角驻守在信阳的是胡宗南的第一军,而第一军则是蒋介石的心肝宝贝,其装备是当时国军中最好的一支部队,除了拥有一个坦克营之外还配属有一个炮兵旅。

    日军为了尽快结束武汉会战,东久弥宫的第二军第三和第10师团于1938年9月直奔张自忠第59军驻防的潢川,目的就是为了砍断武汉至信阳间的铁路线,以打开武汉北大门信阳,尔后策应冈村宁次的第十一军,对平汉线以东的李宗仁第五战区的十万大军形成合围之势。

    当时驻守在潢川的张自忠59军只有38和180两个师的兵力(辖下的骑兵第13旅留在了山东开展游击战),与日军先头部队第10师团血战十日,随着第三师团的加入张自忠被迫放弃了潢川,日军第10师团随势而下进攻胡宗南的前沿阵地罗山。

    经过三日的激战后,胡宗南为了保存实力将不顾前沿阵地川军124师的安危,擅自将部署在罗山的炮兵和坦克全部撤回到了信阳城内,没有重火力的掩护124师立即陷入了日军的合围不得不放弃罗山,胡宗南的第一军就这样被推上了一线。

    日军的第10师团和胡宗南的第一军在信阳激战数日并未取得任何优势,第10师团久攻不下后调来了第三师团主力,组建了一支快速反应部队经青山店小道迂回,一举攻占了柳林车站,一度砍断了武汉至信阳间的铁路线。李宗仁立即命令武汉卫戍司令罗卓英配合胡宗南部组织反击,但随着日军第三师团后续部队的加入,柳林车站落入敌手。

    胡宗南最害怕的事发生了,柳林车站的丢失武汉至信阳的铁路线彻底被日军切断,这也意味着第一军失去了后援唯有孤军奋战,已经陷入了腹背受敌的境地。如果继续死守后果难料,第一军打没了拿什么开创关中霸业,更无法向校长交代,倘若以一个信阳城换取校长的心肝宝贝,这笔账不亏。

    于是胡宗南弃平汉线以东的李宗仁十万人马于不顾,下令全线撤兵,李宗仁得知胡宗南玩忽职守擅自下令撤兵后怒斥其胆大包天,胡宗南干脆一不做二不休,拒绝为李宗仁十万大军掩护撤退将信阳城内的第一军撤得干干净净一个兵也不留,信阳城随之落入了敌手,武汉会战结束后作战不力的胡宗南非但没有被蒋介石追究责任,反而官运亨通。

    而内战时期陈诚主政东北时,东北民主联军发起的秋季攻势短短几天的时间,就破坏了陈诚重点保护的锦州至山海关的铁路交通路线,致使北宁线陷入了瘫痪。除此之外,四平至长春的中长线也被民主联军破坏了,五十多万大军不得不龟缩在二十几个城镇之中不敢越雷池一步,国民党在东北这盘棋已经是一盘散沙。在随之而来的冬季攻势结束后,国民党在东北的铁路线几乎全部被东野破坏或者控制,所有的补给几乎全部靠空运来维持了,陈诚最后干脆撂摊子不干了。

相关问题
热门推荐